我奉献 我快乐

  发布时间: 2011-04-11   信息员:   

 

我奉献 我快乐

一一记校优秀教育工作者共产党员江和基

 

    江和基老师在我院从事教辅工作,多年来,他爱岗敬业,一心扑在事业上,勤勤恳恳,兢兢业业,甘于奉献,在平凡的岗位上充分发挥了共产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,受到全院师生的一致称赞,连续多年工作考核“优秀”,2009年被评为“校工会工作积极分子”,2010年评为 “校优秀教育工作者光荣称号”。“我奉献,我快乐”是他常说的一句话,也是他生活工作的真实写照。

 

实验教学的好“助手”

 

    江老师是动科学院水产系唯一的教辅,从仪器采购、动物标本库建设、实验室日常管理维护,到申领实验器材、养鱼、购买实验用鱼……一件一件他都全部承担,并做得一丝不苟。

    有一次为了买早上八点钟实验用的活鲤鱼,江老师早上六点起床,顾不上吃早饭,骑上摩托车,向永辉超市奔去。西洪永辉,没有。西门永辉,没有。杨桥永辉,没有。滨江丽景永辉,没有。已是七点十分的光景。他再次跨上摩托车疾速骑到上坂农贸市场。有!可是鲤鱼的规格大小不符合实验要求。没有时间失望,离八点只剩半个小时,江老师毅然向郊县方向骑去。在飞驰过洪塘大桥,到了买鱼的第六个目的地——闽侯上街一个农贸市场,终于买到了足够数量符合要求的鲤鱼,在上课前把十二条鲤鱼摆上了实验桌。

对学院动物标本库的建设工作,江老师认真负责,确保质量。通过老师们的联系,省内各地陆续送来活家畜禽。当外地来的有关人员把家禽带到福州,他就会直接骑着摩托车或开车到长途车的下车点去取,或是西客站,或是白湖亭,或是火车站,或是高速公路出口,然后直接就把活禽送到标本厂。

    当被问到为什么不让有关人员把家畜禽直接送到标本厂,而要自己亲自去送时,江老师这样说:“他们从外地来已经很辛苦了,又不熟悉福州的路况。我这样做,一环扣一环,事情得以解决了,又保证了鲜活的畜禽能在第一时间送厂制作标本,同时看看前面送去的制作的如何。”其实最辛苦的是,这件事情没法一下做完。一段时间一段时间就会有新的家畜禽送来了。几天前大田的河田鸡来了,两周以后连城白鸭到了,一个月之后漳州斗鸡送来了,过几天蒲城的鹅又送到高速公路福州西出站口啦。每一次,江老师都要一条龙跑下来。

    有的标本拿回学校后,老师们仔细检查后发现有制作上有缺陷,比如有一只绿嘴鸭,背拱了,像是得了鸭瘟病。于是江老师当天就把这个标本送回重新加工。平时江老师也常常去标本室转转,发现有标本发霉了,就放到太阳下曝晒。有个发霉的火鸡标本经过太阳曝晒之后仍无法恢复原样,他就又带上这只火鸡去了动物标本厂。

江老师还承担学院实验仪器设备的采购工作。实验室每一样仪器,每一件设备,购买、入库、登记、造册、维护,看似简单,却很繁琐。金额大的设备购买前还需要组织专家论证,配合国资处招标、投标,跟踪发货等;登记造册入库报销时,需要联系学院、教务处、国资处、分管校长等各方面签字。但他不厌其烦,细心按规办事,在07、08、09三年间,采购仪器设备超过80件台套,金额超过四佰万元人民币,确保学院实验教学的需要。

 

学生成才的好“导师”

 

    一位学生说:“我清楚地记得,在第一次班会上,江老师就和我们说,大学期间的主要任务,第一,掌握一种学习的方法,在以后的学习工作中会将发挥重要的作用。第二,能够利用所学到的知识分析问题解决问题。第三,编织经营一张同窗之网,师生之网。主题是学习,而且学习成绩是观察一个学生表现的硬指标。”之后的每一次班会,江老师都会强调大学阶段不能放松学习,这让我们刚入学的同学就没有像其他新生那样,沾沾自喜而放松学业。从担任这个班的班主任起,每一学期开学他都会到学生宿舍了解返校情况,上课第一天会到课堂察看,每一学期期末考试也都会到考试所在教室走动,做到心中有数。

    江老师的办公桌面上放着一本套皮笔记本,里面详细记录着他每次找学生谈话的内容。哪一个学生家庭经济困难,哪一个学生积极参加班级活动,哪一个学生勤奋踏实,哪一个学生调皮贪玩,他都如数家珍。当得知班上有个学生大一上学期期末有五门功课需要补考时,江老师马上找到该生,和他谈心之后了解到,该学生因为对自己的专业不满意,平时常常玩网游。没有长篇大论,没有冠冕堂皇,没有枯燥的说教,江老师用一句“我也喜欢玩游戏,但是我明白我的主要任务是好好工作”,让这个学生明白学习才是当前的重点。之后的几个学期里,江老师一直关注着他,还时常和他聊天,“从事什么工作都是次要的,关键是学习解决问题的方法。”慢慢的,这个学生对水产专业有了兴趣,不及格的科目也越来越少,到了大三下学期,所有的科目都全部通过。

    在大三下学期期末考试前的班会上,江老师向学生们提出了诚信考试的要求,并发出了诚信考试倡议书,全班同学在倡议书上郑重签下了自己的名字。这个做法在学院其他班级得到推广。在那次的期末考试上,全班每个同学都信守自己的承诺,诚实地完成了每一场考试。

    江老师不仅从思想上时刻关注学生们的动态,在生活上,他也是尽其所能为学生们创造更好的条件。为了让学生在实习过程中能吃好睡好,每次学生去实习点实习之前,他总是会提前到实习点,把床架搭好,并了解实习单位的伙食情况和安全隐患。如果是比较近的实习点,他还会随车把学生送去、接回。

    “第一次看到江老师的时候我们都很惊讶。但是之后发现他隔三差五都会来看我们,给我们带点水果点心什么的,我们就习以为常了。”当被问到为什么要如此频繁地去看学生,江老师说道:“实习是这些学生第一次真正踏入社会,他们肯定会有很多需要我们提醒的地方。作为老师,就是学生的依靠,应该给学生排忧解难,这样学生就会少走些弯路,多长些见识。”

    有一位学生打来了咨询电话,在厦航培训和毕业论文之间时间安排上的冲突让他不知如何是好。当时正在办事途中开车的江老师立马把车停到路边,在详细询问具体的情况之后,他让这个一直处于苦恼之中的学生主动联系厦航和学院教务办,看看双方能不能协调得过来。这个建议让他恍然大悟,不久问题最终得到了圆满解决。

老师的责任不应该是帮学生做决定,而是应该在学生觉得“山重水复”无路可循之时,凭借自己的经验和对具体问题的了解,给学生提供解决问题的可能的方法。看似没有帮学生解决实际问题,但实际上却让学生看到了“柳暗花明又一村”,能力又得以锻炼。江老师是这样想的,也是这样做的。

 

甘于奉献的好“义工”

 

    江老师的身上充满着激情,让人觉得他有使不完的劲。他在做好教辅工作的同时,总是积极主动地为学院和师生做事。拿报纸、搞会务、财务报销、帮同事办事、见义勇为、献血等等、等等,他都乐哈哈地去做,把这些事当做自己生活中的一部分,日复一日,快乐地做着。

    经常可以看到他手上拿着一叠书信报纸,那都是他义务帮老师们领回来的。可他总是不承认,哈哈笑着说:“顺便过路拿回来的!”有一天当他像以往一样夹着去收发室拿回的报纸出现在学院时,一个老师一本正经地问江老师:“你为什么不穿一件绿色的衣服呢?”他一头雾水,“为什么呢?”“还要背一个绿色的包包。”他还是不解。这时另一个老师看出破绽哈哈大笑说道:“你就是个标准的邮递员嘛!”说完,三个人都捧腹了。

一件件事都在江老师的手上完成:动科学院成立五十周年院庆,他经手庆典款项,清楚明了;全国畜牧学科高峰论坛第七次会议,他负责机场方面的接待工作,还把会议的账务打理的井井有条,收入支出一目了然;会议室里的滤水器坏了他去叫人修理,学院里的两部公车他负责日常保养。于是,渐渐地不管学院、老师们还是学生有些账目要报销,联系旅行社买机票,外来宾客的迎来送往等,大大小小的事情,大家都愿意找他。而江老师觉得这是对自己的最好的肯定,总是十分热情快乐地为大家服务。

    江老师喜欢游泳,每天的清晨和傍晚游西河,也担起了义务救护工。去年8月份的一天清晨,西河主航道上,他奋力逆流而上,救下了一个在江中浮浮沉沉即将溺水的泳客。江老师驮着惊魂未定的泳者,游了三百多手才游到岸边。在几年前的一天傍晚,他也曾在江中,眼疾手快,抓住了一个陷入暗流惊慌失措的人的头发,把她救上岸边。现在,江老师对那个陷入溺水境况的人的全部记忆,只是:“好像是哪个单位的煮饭女孩。”这见义勇为的壮举,他自己却认为没什么了不起。“因为我当时有带浮具,而且我的水性很好,是应该做的事。”

    江老师常年坚持献血,从2003年起,献血量已经累计4400毫升。福建省血液中心已为他申报无偿献血国家“铜奖”奖励。他还经常和同事们宣传献血的好处,“既能帮助需要用血的人,也是定期的一次血液检查。利人利己,何乐不为?在他的影响下,年轻的同事和班级学生陆续参加到无偿献血的队伍中来。

每当有自然灾害发生需要捐款时,江老师都踊跃参加,不甘人后。如汶川地震发生后,他就一次性交纳特殊党费1000元。他说“如果没有改革开放,没有高考,我现在还可能生活在贫困的农村。就不可能享受到改革开放带来的成果,现在别人有困难了,我也要伸出援手。”

    江老师是这样评价他做的每一件事:“我做的无非是些小事,但是我觉得把一件一件小事做好了,也很重要,因为所有事情都是由若干小事组成的。自己大多是举手之劳,却能帮得到别人,让别人觉得舒服,自己也快乐。”

 

版权所有:福建农林大学动物科学学院(蜂学学院)